毒舌网事
微商,自媒体资讯网!

?丝联播:和不会聊天的?丝谈恋爱

这篇是逍遥派公会投稿,我把标题改了,发表一下,算是?丝的分享吧!

有人说:要找一个会聊天的人共度余生。

我一直以为世上的每个人生来都是会聊天的。比如从小就被老师评论活泼过剩好动有余的我的肚子里就永远藏着说不完的话,无时无刻不希望对面有一个人坐下来同我聊天,说古道今,闲谈阔论。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我找到的另一半,却是个不会说话的主

?丝爱情

“在干嘛呢?”

“没干嘛。”

“没干嘛是干嘛啊?”

“做点东西。”

直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也就作罢。大概总是编程序写代码这些专业内的说不清道不明听不懂的事,不足为我辈所道也罢了。而事实上他永远都是这样??能用一个字回复的话,从来都吝啬第二个字;能用含糊不清的话打发,就从来不会费力气解释清楚。

除去这一两个字的含糊解释,剩下的,就都是考验我理解能力的事了。

“中午吃什么?”

“菜。”

“你怎么不说你吃的饭……”

“额……”他发了个尴尬的表情,“油麦菜……”

“好吧。你吃吧。”

“嗯。”

“……”

“今天晚上晚点回来。”

“怎么了?”

“公司有事。”

“什么事?”

“有活动。”

“嗯?活动?”

“打羽毛球。”

“你至于这么含糊其辞一副我不让你去的模样么……”

“好吧。”

到了晚饭时间,比平常多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其音讯。

“还没回?什么时候吃饭……”

“我不是说了不回去吃饭了么?”

“你什么时候说过你不回来吃饭了?”

“说过了啊。”

“你只说你晚点回来!”

“哦。”

愣是我的理解能力很好,也做不了你肚子里的蛔虫啊。

“看来,做你的女朋友,还要学点读心术是吧。”

“对啊~。”

“啊哦额,嗯好吧。你还能说点别的吗?”

“不知道有什么好说的……”

“那你汇报你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饮食起居总会吧。”

“哦,好吧。”

“你知不知道总是说哦这个字是要被人拉黑名单的!”我发了一个发怒的表情。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信了。

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这样没话找话,每天不是问一日三餐就是问一句你在干嘛,每每这时候我都在努力回忆以前和朋友聊天时永远说不完的话都是些什么话题。明明是最亲密最有话说的两个人,为何恰恰最生分呢?

很久以来,我一直觉得是因为我们术业有专攻,我们两没有共同语言。偶尔看他和好基友叽叽喳喳讨论技术问题的时候,我都托着下巴羡慕地看着,偶尔会对着他发出感慨:

“你为什么不找一个工科女生呢,这样你们琴瑟和谐,多好。”

“你怎么又来了…..”

“我觉得我们俩在一起,太无趣了……”

“天天聊天天聊,哪有那么多说的啊。”

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什么啊。除了我追着问你早餐吃了没有中饭吃了什么又问什么时候回来吃晚饭,你有主动对我说起过什么吗?

有时候想着想着,不免想多,泪从眼中来。

“或许,向他的世界靠近一点,也许我们就有话说了吧。”

努力让自己越过那隔行如隔山的传说,却发现自己的心中已悄然立起了一座大山,很多时候,我都已经没有让他知道的心情了。

虽然如此,看到有趣的东西,总还是本着第一时间与他分享的心态,给他看。

“亲,给你看个东西。”我把手机递到他眼前。

“没意思……”他匆匆扫了一眼。

“好吧。那你忙吧。”我讪讪地收回。

几天后,他兴冲冲地对我说:“亲,给你看个东西。”

他把手机递到我跟前,我瞄了一眼:“这个我前几天不是给你看过了么……你当时不是说没意思么。”

“啊~好吧~”

“你……你至于么?”

他是福建闽南人,拜地域所赐,一口不纯正的普通话加上不甚清晰的口齿,总让别人听不懂他究竟在说些什么,也更因为别人的听不懂,让他更不敢与人交流。

我们去德克士吃饭,恰好轮到他付钱。

“我去坐着,你来点餐吧。”

“嗯好。”

“你点两个套餐,然后跟服务员说把其中一份薯条换成辣翅。”

他面露难色,“这么麻烦……钱给你,你点吧。”

他把钱包塞在我手里,转眼就溜到座位上了。

“你这什么都得依赖我来说的毛病,你也得改改吧。”

“无所谓啊,反正有你。”

“在非闽南语世界里你就只跟我一个人说话啊?”

“有你就够了嘛。”

“你啊。”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听不懂我说话,都说我说话很快……”

“你说话本来就快啊,还含糊不清。我听得懂是因为我习惯了。”

“好吧。”

“咦,你以前追女生的时候怎么跟人家交流的啊。”

他瞪了我一眼,不再理我。

和他的圈子混熟了之后,他的同学也问过我:

“那时候我们都可好奇了,他这样几乎不说话的人,是怎么追到女朋友的。”

“其实我也觉得很神奇,就这么在一起了。”

带他见我爸爸的时候,我爸形容他像块木头。

“他跟我们公司那个摄像很像,也是工科出生,寡言少语。不过木是木了点,看起来对你还不错。”有时候心情好,我也会同他开玩笑,“你呀,只要对着你的电脑自言自语就够了!”

“谁说的,还有你。”

“好吧……觉得你不会聊天……”

“我也这么觉得……”

“跟你在一起真的很无聊…..不会陪我逛街,不会陪我玩,不会给我惊喜,连陪我聊天都不会……”“好吧……”

“好在我终于找到了发泄之道。”

“什么?”

“黑你。”

某人做大哭状。

有时候真的很有一种把他的脑子剖开看看里面究竟都藏了些什么的冲动,总不会都爬满代码吧。“你丫是不是脑子里只剩下0和1,都不会说话了。”

“谁说的,还有一头猪。”

“去shi!”

偶尔太阳从西边出来,他也能拉着我说上几条街的话。从他们公司里芝麻蒜皮的小事,到他的人生大志,从家国天下教育大计到他们邻家那棵桂圆树。

我趴在他的肩上,听他侃侃而谈,幸福感满满而溢。

我还是想要一个人,陪我说尽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也开始接受一个人,做我的树洞,只聆听,不回应,于需要处,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给我一个拥抱。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没什么好说的……”

“敢不敢陪我聊会儿天!”

“哦,好吧……

本站部分来源于网络,转载自行负责:毒舌网事 » ?丝联播:和不会聊天的?丝谈恋爱

分享到:更多 ()

毒舌网事,专业自媒体微商观点网站!

联系我们加入QQ群